俄乌冲突第59天,英国向普京低头,德国选边站,全球迎来一坏消息

俄乌冲突进入到第59天,俄乌冲突的影响正在波及各行各业,影响到了全球的油价、粮食价格。

先来看下俄乌战局,俄军继拿下马里乌波尔围住亚速钢铁厂后,俄军在顿巴斯地区的行动变得更加活跃,俄军加强了对卢甘斯克波帕斯纳地区的空袭,在顿涅茨克地区加强了炮击,而在扎波罗热前线,俄军动用了坦克、榴弹炮、迫击炮、多管火箭炮在内的重型武器向乌军发起了猛攻。

俄军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把东乌一带的乌军彻底歼灭。完成对顿巴斯、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地区的控制,基辅当局已经错过了最佳谈判时间。如果在俄军撤出基辅后,泽连斯基不变卦,而是和俄罗斯签署和平协定,或许在顿巴斯还有谈的余地,现在看来,俄罗斯已经不再信任基辅,而是更加信任大炮和枪杆子。

显然,俄罗斯依然主导着乌克兰战场的走向,虽然美国又给乌克兰提供了8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其中还包括了火炮系统,但是这些武器装备根本不可能改变战局的强弱,俄空天军对乌军形成压倒性优势,美国支持的火炮不够一架次战斗机轰炸。

除了美国,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也表示,加拿大已经向乌克兰提供了重型火炮,而实际上加拿大提供的M777火炮属于轻型榴弹炮。在俄罗斯已经投入空前炮兵的背景下,美国和加拿大支援的这些榴弹炮基本不堪一击。

北约给乌克兰提供武器只不过是为了消耗俄罗斯,泽连斯基的抵抗只是在维护自己最后的可利用价值。泽连斯基或许应该认真想想自己的未来,这样和俄罗斯对抗下去,乌克兰最终到底能够得到什么?

本可以左右逢源的乌克兰,这些年就是因为缺少英明的领导人才沦为了俄罗斯和北约对抗的炮灰。试想,如果乌克兰选择中立,不寻求加入北约,好好地加入欧盟,平衡欧盟、美国和俄罗斯三方之间的势力,乌克兰岂会沦落到如今这般地步?

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上海荣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并没有阻止俄乌冲突,反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效果。而在天然气领域,英国也向普京低头了。本来宣布制裁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的约翰逊政府已经授权个人和公司向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付款,期限到5月31日。这意味着,向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付款,使用的必然就是卢布,普京之前已经下令4月份开始“非友好国家”就必须用卢布结算。

英国此举被俄罗斯认为是“务实主义的选择”,现在西欧地区的能源价格、电价、粮食价格甚至生活用品的价格都在上涨,西欧为了制裁俄罗斯引发的内部问题正在逐渐显现,反噬明显,就算是欧盟内部,也对俄罗斯能源进口的态度存在尖锐的矛盾。

根据欧盟正在商议的第六套对俄制裁,欧盟对外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尔表示,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制裁,欧盟内部恐怕难以达成一致,很多欧盟国家恐怕要否决这个倡议。其中包括德国、匈牙利和奥地利,而支持制裁俄罗斯的则有法国和波兰。

对于法国而言,制裁俄罗斯对法国的影响不会有德国那么大,但是法国去制裁俄罗斯恐怕目的不止是为了削弱俄罗斯,恐怕也想削弱德国。而法国第二轮大选投票在即,总统候选人之一的勒庞坚决反对制裁俄罗斯能源进口。

再来看德国,德国之前就告诉乌克兰,已经没有现成的武器给乌克兰了,在其他层面依然会帮助乌克兰。德国总理朔尔茨表示,由于可能发生核战争的风险,他不愿意向乌克兰运送重型武器。

德国现在的立场看似摇摆不定,实则是表面要做给美国人看,实际上又不能放弃和俄罗斯的合作。德国人很清楚,如果没有俄罗斯的能源供应,德国将会面临高昂的社会成本,因为无论从哪里进口天然气都不可能比俄罗斯的价格低,而且失去了与俄罗斯的合作,会让德国再难平衡美俄势力,德国在欧盟的影响力将会急速下滑。

关于能源进口问题上,朔尔茨的态度是就算禁运俄罗斯天然气也不可能组织战争,而且一旦德国这么做,会让德国无法避免地陷入经济危机,失去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可见,德国在能源问题上不会附和美国全力制裁俄罗斯,所谓的寻找替代国,无非是说个客套话,德国心里很清楚舍近求远的代价!

因为制裁俄罗斯引发的欧洲经济危机已经开始显现,但是就在4月23日,还传来一个坏消息。周五,印度尼西亚政府颁发的一项法令,将禁止出口本国的食用油出口。

这意味着全球的食用油价格很可能会迎来一波上涨,在早些时候西欧国家已经出现食用油哄抢的局面,如今作为全球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国,印尼突然宣布禁止出口,对世界造成的影响可想而知,全球范围内印尼棕榈油出口占据全球市场一半以上。

印尼政府之所以颁布这个法令是为了稳定国内食用油价格,抑制通货膨胀。此外,印尼也不打算制裁俄罗斯石油进口,因为印尼国内也面临石油价格的上涨带来的压力。印尼政府特别表示,这些都是受到了俄乌冲突的影响。

而印度尼西亚此举实际上也是间接帮了俄罗斯的忙,全球能源价格上涨、粮食价格上涨甚至食用油价格上涨,对俄罗斯的影响都不大,因为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出口国,此外还是世界上重要的石油输出国和天然气输出国,而且盛产葵花籽油,这一波下来,俄罗斯的GDP的确会受到影响,但是对于社会民生的影响并不大。

然而对于欧盟而言,甚至对于美国,资本化市场对于能源价格和粮食价格或者食用油价格的反应十分敏感,如果因为制裁俄罗斯不间断加剧了社会矛盾,那欧盟迟早不会跟着美国玩,就像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说的:我们不能制裁俄罗斯天然气,我不想土耳其人民在冬天受冻。

AAB